• 禱告從不落空

文◎陳玉玲

當母親發現自己有心臟疾病時,已懷有三個月身孕,母親依然決定生下我,產後隔沒多久,就因心臟疾病的問題住進台北國泰醫院,父親忙於工作,母親因病住院,嬰兒時期的我,乏人照料,曾有一、兩年在伯父、伯母家被撫養,與家人也聚少離多,和兄姐關係相對較不和睦,總之我是在嘲弄、較競、猜疑的環境下長大。父親管教嚴厲,較大男人主義,例如說話時,不可任意插嘴,也造成我個性較安靜,話也不多,因此我的幼年生活並不是過的很快樂。

我有遺傳性地中海貧血,人容易疲勞也常感冒,因身體狀況較多,在一個機緣下,父親帶我認識了乾媽,乾媽家裡是開中藥店,乾媽很疼我,凡有對身體最好的中藥都會拿給我,因此自我懂事以來,似乎都是在藥罐中陪著我一起成長。

出了社會開始工作,生活較有規律,心想身體狀況,應該會有所改善,其實不然,問題依照存在,職場上無法勝任,遇到工作分配不均總是不敢表明立場,較會把不好情緒帶回到家中,單身時常把自己關在房間裡,結婚後就把情緒,轉移到丈夫孩子身上。

婆婆為了我的身體、工作也到處求神問卜,生完兩個小孩後,頭痛的狀況更嚴重,稍有一點風,就很容易頭痛,只要有聽說那裡神廟較靈驗,就往那裡去拜,每次都抱著心誠則靈、有求必應的心情去拜拜,點光明燈、安太歲。自己甚至也試著打坐、看佛經、念佛號、花錢去超渡自己前世或祖先的業障,總希望對身體有所幫助,如此虔誠不但沒有得到平安與祝福,反而愈拜問題愈多,人也開始愈來愈沒有信心、煩躁、焦慮、沮喪,精神無法集中,夜夜睡不飽,常作惡夢,精神容易疲勞,面對人的時候更容易恐慌、緊張、心情放不開胸悶心悸、不定時的偏頭痛、肩膀僵硬、酸痛,MC來都不準時,要來之前都會劇烈疼痛。

拜了這麼多的神明,心裡還是沒有平安與安全感,於是就期待是否還有更偉大的神能出現幫助我, 奇妙的事情發生在某一天的週末,我和我先生家人到新竹南寮漁港玩,認識了建英,她為我們傳福音及分享她的見證,她說:耶穌愛世上的每一個人,更愛你們,祂可以改變你們,更知道你們的需要,於是她邀約了我們參加第二天的主日聚會,當時我們只回答說:如果有空的話,我們會參加。其實心裡想著,再說吧?記得第二天剛好是下雨天,要出去玩較不方便,於是我就問我先生說:還是我們到教會走走,就當做是出去玩,反正也不曾去過教會,於是我和先生就抱著好奇的心情,到了教會參加主日敬拜,聽聽詩歌,現場氣氛感覺還蠻好的,但是這樣的感覺並沒有多久就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