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真的!祂一直在我身邊

文◎王瑋

從小我常被人稱作「幸運兒」,父母愛、老師疼、考運好;出外旅行、留學時,遇到任何險境,總會即時出現一般人所稱的「貴人」來相助。

1995年,廣播頻道開放的大熱潮中,當時的我,具有專業能力,得獎累累,在廣播界頗有知名度,因此很快就被新媒體「挖角」,並全心全力投入一切資源,不留後路地為創立「新媒體的典範」而努力。然而,1996年,剛過完年,我發現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。

我從小成長過程順利,工作能力和創意都不錯,作起事來有如拼命三「娘」,一向受到上司器重賞識,不知不覺地,逐漸養成驕縱、不輕易服人的性格。當時的我秉著自己的「專業」和經驗,常常堅持自己的看法,於是多次和當時對廣播毫無經驗的上司口頭激辯,使對方非常生氣。

1996年的2月,和上司的關係到達冰點,於是心想,是否該離開這個自己投入一切心血、資源和人脈的地方?

姊姊一向了解我的高傲,早就預見我在職場上將遭遇困難,她曾送了我ㄧ本精裝聖經,有著精緻的皮面,還有拉鍊,扉頁上題字「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」。我把這本漂亮的聖經當作裝飾品放在客廳的書架上,從來沒想去碰它。

此刻,我遇到人生低潮,想起姊姊曾告訴我詩篇第23篇很能安慰人,於是我翻開聖經,念著那一字一句,感覺那話正是對著我說的。「耶和華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致缺乏,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。祂使我的靈魂甦醒,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,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。…..」我好喜歡這闕詩,便把它背誦下來,每天上班時一路思想,心情竟然開朗起來,甚至可以坦然主動地向有如死對頭一般的上司打招呼,上司看到我燦爛的向他微笑,竟然驚訝到不知所措。在一次公司的會議中,我曾做見證公開對所有主管說,我每天早上是唸著詩篇23篇上班,所以雖然在忙碌中,每天仍充滿喜樂。

又隔了一兩週,我半夜夢見一圈溫柔的白光在我頭頂上方默默地引導我前行,它領著我進入一個甬道,一轉彎,見甬道末端是一片奇異美麗的綠光,我很想向那光走去,但這時,頭頂上的白光要我住腳,我聽見沉穩溫厚的聲音對我說「不可說謊」,它好像要我發誓,於是我點頭;那聲音又說「不可偷盜」,我又點頭;聲音最後說「不可姦淫」,這時我已經完全清醒,發現自己身處黑暗的臥室中,腦海裡仍是方才清晰的聲音和景象,於是我又點頭。這時頭頂突然熱熱麻麻,像是通電一樣的,從頭頂一直貫穿到我腳掌,我感到非常舒服、非常安心、非常放鬆,立時入眠直到早晨。醒來時,這才想起,昨晚聽到要我發誓的內容,好像與聖經中的十誡有關。

那年三月,我開始思考是否要離開當時工作的媒體,經向一、兩位媒體界的朋友徵詢意見,發現離開的時機到了。此時,一位舊友約我參加一家教會的家庭小組;姊姊也約我去住家附近的教會。我開始每週花一點時間讀讀聖經,偶而也開口禱告。就這樣零零星星地開始我的屬靈生活。

當我思忖提出辭呈的時候,想到我全部的資源已經投入這個工作,我後面的路該如何走?如何支付房貸等開支?整整兩個星期,我請假在家,天天讀經,讀著讀著就會流淚哭泣;一天,我跟 神說:「如果 祢要我離開,請 祢為我安排好下一個工作吧!」一個小時之後,電話鈴響,一位兩年沒有任何聯絡的媒體界舊友打電話來,他說想找我去他的電台工作,當天下午我們約見,談妥一切工作條件。我終於順利的踏上新的旅程,我知道那是 神為我安排的。

兩個月後,我問那位朋友:「你怎麼那天突然打電話來找我呢?」他說:「我也不知道,只是突然間覺得『時候到了』於是就打電話了。」

幾年來,我在 神的帶領下,一步一步跟的 神走,走得安心,走得喜樂,也透過教會、小組、讀經、禱告、閱讀各類靈修書籍等等方式,更加認識我所信賴、信靠的這位 神,並且逐漸開始參與教會中的服事。

今年七月,我回應 神的呼召,進入基督教台灣新恩堂全職服事 神。從一個媒體人,一個常在人前、舞台上的人,走入教會,走入人群,我的生命又有了很大的突破和轉變,每一天都在經歷 神的奇妙和恩典。我深深知道,我的生命一直在 神的手中,祂真的非常非常愛我,祂保護我,在我犯錯的時候,祂為我哭泣嘆息,當我回轉向 祂,跟祂認罪禱告的時候,祂是何等歡喜快樂,因為祂的女兒–一個悖逆、自我中心、驕傲的浪子,終於回到 祂的身邊。

以上是我真實的生命經歷,沒有一點點的偽造和虛假。若要說盡 神為我做的一切,就是寫上一本書也無法說盡。相信你也會經歷這樣一位神,有一天,你也會像我ㄧ樣,滿懷著喜樂與感激地,一筆一筆寫下你自己的生命見證!願神賜福給你!